热门推荐

最新文章

我的所有物

我的所有物漫画内容摘要

夏芽的父亲再婚后,他就多了一个大他三岁的哥哥-雄飞。看着无论在哪都是话题中心的哥哥,夏芽内心的仰慕之情不知何时变成了暗恋。而两人关系真正发生转变,则要从雄飞喝醉后开始说起…

1.jpg

 我半倚靠在栏杆之上,玉团挤出弧度,手随意搭在边缘,轻纱半遮挡间,春色若隐若现。
  朝着底下满是肃杀之气的黑白无常轻轻勾起手指。
  “上来。”
  黑白无常对视一眼,闪身直接出现在二楼。
  他们将手下拦在门口,独自踏入房间。
  我慵懒靠坐在软塌之上,朝着黑白无常吐出一口迷离的水烟雾气。
  “今日所来何事?”
  谢必安手举鄘都大帝的律令靠近,淫秽的眼神在我身上打量。
  他还以为自己做得十分隐蔽,但我早就闻欲念的味道。
  我赤脚下地,拿过律令轻轻在他喉结处撩拨。
  “平日里,你可不是这般冷淡。”
  谢必安喉结滚动,声音嘶哑回答:“今日不同往日,你犯了地府律令,鄘都大帝派我等擒拿于你。”
  我忽地冷笑一声,破绽百出,还好意思来我面前装模作样。
  随即如蛇娇软般的手钻进他衣衫之中,手指轻轻用力。
  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吐气如兰般启唇。
  “你用这个擒拿我?”
  一旁范无咎大步奔过来,一把将我按在软塌之上。
  “与她何必多言!”
  他话音未落,我已然解开他腰带,瞬间衣衫大敞,身躯精瘦,不错!
  我娇媚一笑,双腿缠上他的身躯。
  “我同你们走,只是临死前,想快活一番,如何?”
  见对方并没有动,我动作愈发放肆,勾着他倒在软塌之上,浑身香气释放。
  空气中都是甜腻味道,让人意乱情迷。
  “果真是个妖精!”
  范无咎低吼一声,扯掉我身上的轻纱裙,玉兔微颤,柳腰绵软。
  他欺身而上,毫不留情。
  我却在这是把人推开,媚眼如丝望向沉着脸的谢必安,圆润白皙脚尖不断颤动,紧紧攀住范无咎。
  暧昧热浪中的氛围内,谢必安也忍不住脱掉了衣衫。
  将我抱在身上,上下其手。
  我冷冷勾唇,吐出一抹细雾般黑气,缠绕在他们周身。
  两人都把对方当成了我,而我却在一旁惊呼
  “你们好棒……”
  黑白无常打在一起,天空在刹那疯狂闪烁,我们三人缠绵的幻象映射其中。
  晶莹与浑浊如雨露般倾泻而下,门口鬼差早就按耐不住,直接扑上来。
  我裸露在外的肌肤他们全部不放过。
  玉兔和唇齿都没有空闲,在我一声又一声闷哼中,鬼差悄无声息减少。
  黑白无常餍足起身,穿戴好衣物,捡起地上律令就要擒拿我回地府。
  “跟我们回去。”
  不愧是发泄的人,说话都温柔几分。
  可我掩唇娇笑出声,伸出红艳艳的手指,隔空对着两人身躯划过。
  “想必你们来时没有了解过我,艳骨勾魂,五脏皆吞。”
  指尖在半空一点,黑白无常面色陡然一变,腹部渗出血迹。
  躲在暗处的小饕扑上去就将他们腹部布料撕扯开,内脏掉落在地。
  它嗷一下就吞了一块,又夹起一块跑到我面前,讨好般摇头摆尾。
  我拿起内脏,放在阳光下轻轻转动。
  “可惜了,有些臭,归你了。”
  见状,小饕心满意足啃食起来,它可是丝毫不介意臭不臭的。
  少了内脏的黑白无常功力大减,压根就不是我的对手。
  他们只能冷声威胁我。
  “花娘,你犯了律法,就该伏法,只要你愿跟我们回去,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
  闻言,我缓缓穿上轻纱布料,赤着脚便从窗边一跃而下,小饕和兰音紧随其后。
  只丢下幽幽一句——
  “傻子才信你们。”
  我趁着黑白无常没有追上来,飞快掠过一座又一座的山。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个黑白无常不是之前的。
  之前的黑白无常对我可是特别冷淡,刚才故意试探那两人,果真露出破绽,还傻乎乎与我一番云雨。
  他们已经被换了芯子了。
  官官相护,无法无天。
  人间如此,地狱亦是如此。
  醉香楼肯定是不能回去了。
  天色已然大暗,耳边风声略显枯燥无趣。
  我百无聊赖停留在山顶之上,忽地看见山脚下繁荣城池,上空泛着五颜六色的欲念。
  那就这里了!
  我脚尖一点,出现在城墙之内。
  刚一落地,两个猥琐瘦弱的男人就用邪恶的眼神紧盯着我。
  他们还甚至对着我不断发出恶心的呼哧呼哧声。
  “小娘子,那么晚还一个人出门啊?”

本文于 2024-07-06 发布在 妖妖漫画,如有疑问,请联系我们。
本文链接:https://www.rrdman.com/xiandan/1775.html
  • 上一篇: 长期饭票
  • 下一篇: 深刻告白
  • 返回顶部 暗黑模式
    漫画资源下载